赤梟

寫東寫西,畫東畫西。

畢竟...成年人(?

倆紫眸殺馬特xD

“翹課”

“打架”

“交往”

看完評論有點方,審核這麼嚴苛的嗎!?
祝順利!官方加油!!

七创社:

【公告】各位小伙伴,目前凹凸正在申请电视台播放权限,本周内凹凸第一&二季将会从网络平台暂时下架并进行动画审核,审核通过后会重新上线。给大家带来不便的观看体验非常抱歉,请谅解

【安雷】日出(一發完)

Δ學pa
Δ沒頭沒尾

我還活著嗎?

這已經是安.凍到不行.迷修在牙齒打架時第n次胡思亂想了。

2017的最後連假,五個室友只剩兩個相依為命,還因此建立起革命友誼,以至於室友出門前還在說服安迷修跟自己去跨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興趣,」安迷修笑著說,「而且馬上就是期末了...」

「行了行了!你閉嘴啊、我什麼都沒聽到!!」室友碰的關上門跑了。

聳聳肩,模範生安同學還真打算坐下來好好讀書,只是還沒等他翻開課本——磅!有什麼東西砸在了門上。

來者不善。

安迷修皺眉,完全不想去開門。

但門外的傢伙顯然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砸門的力道一下比一下兇狠,甚至有種門要被拆了的趕腳。

就在安迷修覺得門要撐不住的時候,聲音停了,他走過去,狐疑的往貓眼看。

一片紫。

「安迷修!給老子開門!!」

果然!!

安迷修摀住嘴,在心裡默念,不能出聲不能出聲不能出聲不能出聲...

「安迷修,」雷獅一字一句,「你再不開門我就把那件事說出去。」

「...哪件事?」

「那件事。」門外彷彿傳來一聲冷笑。

「......」

嘆了口氣,他們有太多把柄在彼此手上了,隨便挑都能成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雷獅進了門,像巡視領地般掃了一圈,最後把目光落在安迷修身上。

「安全帽拿著,走了。」

「蛤?什麼?」

等回過神來,安迷修已經被拖到學校附近的燒烤店,「老大!」佩利鼓著臉用力揮手,帕洛斯在旁邊說吃東西不要講話,只有卡米爾朝他點點頭。

因為大部分的學生都回家了,所以人比平時要少的多,老闆還樂呵呵的多送幾支烤翅。

安迷修咬著雞腿想著雷獅這次竟然沒喝酒。

然後他就看到了雷獅租屋處的一大箱啤酒,感情是已經買好了啊!

不過老實說這租的還真不錯,廚房客廳浴室再加上兩間房,比起外面那些小面積還貴的要死來的寬敞許多。

雷獅斜著眼盯著安迷修在那東看西看,隨手拿了罐酒就把自己埋進沙發裡,「開車不喝酒。」安迷修回頭說,「我還不想死。」

話還沒說完雷獅就當著他的面灌了一大口,抹了把嘴道:「管我?」

沒想到最後把酒拿走的是卡米爾,少年默默地把水塞進雷獅手裡,挨著堂哥看電視。

看著死對頭啞巴吃黃蓮,安迷修還是背過去忍住了笑,畢竟在別人的地盤不能太放肆是不是。

等無聊的倒數完後卡米爾就被雷獅以一塊蛋糕的代價趕去睡覺,少年不情不願的道晚安,在關門前一刻還朝雷獅比了兩根手指。

雷獅:「駁回。」

小朋友去睡覺,剩下的四個人突然來了默契,掏出手機,組隊吃雞,還刻意壓低音量怕吵到卡米爾。

吃雞的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眼看已經4點多了,帕洛斯開口:「老大,時間差不多了。」

雷獅聞言把手機扔到一邊,扭扭脖子,起身道:「那就走吧。」

但只有安迷修跟著站起來。

「那個...老大,我跟佩利就不去了啊?」帕洛斯抱歉的笑道,「你看乖狗狗都已經快睡著了...。」

這倒是真的,佩利晃著腦袋,要不是帕洛斯抓著只怕下一秒就會直接倒地不醒。

「那你呢?安迷修,」雷獅瞇起眼,「你該不會也想睡覺了吧?」

安迷修發誓他看到青筋從雷獅額角蹦出來。

「去去去,當然去!」

外頭氣溫低的要命,重機在無人的山路狂飆,刺骨的風刮在臉上彷彿下一秒就會直接割出一道口子,裸露的雙手也早就沒了知覺。

也不知道騎了多久,安迷修感覺自己的思緒已經跟不上雷獅的速度被遠遠的拋在後頭,整個人都快丟了魂魄。

然後他聽到雷獅喊:「到了!」

那是一片高地,連簡單的觀景台也沒有,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個人罷了。

安迷修下車後呼了口氣,白煙很快飄散在空氣中,腳踩著地的實感讓他不禁感慨活著真好。

這時,霧濛濛的天空開始發白,山上風大,凌晨最是冷。安迷修緊了緊身上的大衣就看到雷獅走到前面,頭巾隨風揚起。

「怎麼樣?」雷獅回過身朝安迷修笑的猖狂,「這裡不錯吧!」

任誰都看的出來雷獅現在心情很好,所以安迷修做了一件他自己都想不到的舉動。

他走過去,冰冷的手貼上同樣冰冷的臉頰。

手心傳來的觸感彷彿還隔著一層什麼,不真切的感覺讓安迷修有一瞬間的恍惚。

雷獅沒有躲,絳紫色的眼睛等著看安迷修接下來的動作。

那隻手的主人倒是耐心,好一會才轉移陣地,這次直接往最溫暖的部位去,扣住雷獅的後頸往下壓。

「操!安迷....」

牙齒嗑在一起了。

疼。

真他媽疼。

也真他媽軟。

但就是有點涼,安迷修想。

然後就發現有雙微慍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安迷修想都不想突然伸出舌頭像是安撫般輕輕舔著他的唇,直到變得濕熱為止。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用,安迷修離開後雷獅並沒有一拳揍過來。

可是,他們錯過了2018第一道曙光。

誰都沒有移開目光,兩個人就在那相看兩不厭,直到原本在高地上的人都要走光了,才聽到一方開口。

雷獅逆著光,一雙眼睛亮的可怕:「我說,安迷修,你要怎麼賠我?」

被指名的人撓撓頭,也不知道他說的賠是哪方面的。

半晌安迷修道:「雷獅,」

「                。」

End.

拖延是病....
至於安哥說了什麼,自由心證^^

對對就是這樣(σˋ▽ˊ)σ


紀念小小吞的爆誕(?


恭喜茨木獲得左擁右抱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