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餃子

寫東寫西,畫東畫西。

對對就是這樣(σˋ▽ˊ)σ


紀念小小吞的爆誕(?


恭喜茨木獲得左擁右抱的權力(??


【兔赤】我養了貓?(2)

※赤葦貓化
※視角亂跳(?

Day2

"嗶 ───!"隨著哨音響起,比賽開始。

被燈光照亮的球場上,那裡,是屬於我的歸宿。

緊盯著球,看著它往二傳手的方向去,我向後退了幾步,準備開始起跑。

球被托的老高,幾乎成了一個黑點,看著它漸漸落下,慢慢的變成...一隻貓?!

等、等等!球呢?!眼球慌亂的四處梭尋,但身體卻不聽使喚,只能站在原地望著黑貓下墜,然後命運使然的砸在我臉上。

好疼…?哎?軟軟的沒什麼感覺欸,不過,為什麼不下來啊!?壓住鼻子快要不能呼吸了啦!痾…快要、窒息了…!!

「噗哈!咳、咳咳!?」床上的人猛的彈起,連喘了幾口氣後才平復下來。

「惡夢…?」

「喵~」

「!?」似乎是被惡夢嚇的不輕,木兔立刻跳下床,警戒的盯著床頭櫃上的黑貓。

「喵嗚…」黑貓低低的喚了聲,音調甚是無奈。

這才回過神的木兔趕緊把黑貓抱起來安撫,「沒事吧赤葦?抱歉啊嚇到你了?」

「喵!」對於黑貓來說木兔還只是個不熟悉的陌生人,牠激烈的蹬著腿、扭過身子掙扎著想掙脫木兔的大手,結果卻把櫃子上的時鐘給踢了下去。

眼看時鐘就要摔的稀巴爛,木兔不得不鬆開手接住那可憐的小東西,檢查它的傷勢。

這不看沒事,一看嚇死你。

「慘了啊啊啊!!」赤葦被木兔的驚叫嚇的竄出房門,「練習要遲到了!!」

三下五除二的換好衣服,木兔如旋風般打點好自己,「我出門了!」,便喊著出門了。

「喵嗚…」赤葦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飯盆,心想,我想回家。
----------------------------------------------------------------------------------

完全投入於練習的木兔完全忘了家裡還有一隻正餓著肚子的黑貓在等待食物的歸來,直到一通電話打來。

「喂?」

「木兔啊,是我。」

「噢黑尾!怎麼啦?」

「也沒啥,就想問問赤葦牠...」

「牠很好啊!跟你說我今早還......」

「...還怎樣?喂喂把話說完啊?」

「呃、那啥...我回家再打給你啊!掰!」

嘟…嘟…嘟…。

「欸喂?!木兔!嘖、渾小子!」

木兔默默的盯著手機,呼吸一緊。

糟糕。

我忘了餵赤葦了!

怎麼辦?

赤葦會餓死嗎??!

隊友:「木兔?幹嘛一臉呆滯的愣在那啊?」

木兔:「……」

「木兔?」

「我今天有急事!先走一步了明天見!」說完,木兔就抓著包瞬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留下隊友和教練一臉的懵逼。

納泥???

那個排球白痴竟然早退???!!!
----------------------------------------------------------------------------------

轉個眼木兔已經回到家了,碰的開了門就朝裡頭喊,「赤葦你還活著嗎!?」

漆黑的屋裡安靜無聲。

木兔趕緊開了燈,就怕出了事沒法交代。

事實證明,他是白擔心了。

黃澄澄的燈照在被抓花的家具上,棉花從裂縫中滿出,書本玻璃什麼的胡亂四散,而始作俑者正窩在客廳一角,默默的盯著他。

木兔:「......。」

tbc.

小劇場

赤葦:「誰叫你不給我飯吃。」

木兔:「所以你就這樣搞我啊!?」

赤葦:(⊙ω⊙)

木兔:「…對不起我錯了。」

【兔赤】我養了貓?(1)

※赤葦貓化
※木兔視角

Day1

「木兔你養貓了?」

「欸?」木兔看向友人指著的手背,上面的抓痕讓他不禁乾笑了幾聲。

赤葦你好樣的,回去不給你吃飯了哼!

「就是這樣,所以你今天準備餓肚子吧哈哈哈~」

木兔意氣風發的宣布完後還不忘夾起自己的晚餐朝沙發那兒炫耀一番。

前提是人家鳥他的話。

一雙波瀾不驚的貓瞳撇了眼木兔後就又閉上,還用尾巴蓋住了臉。

被一隻貓無視還真不是什麼好滋味,原本還得瑟的人瞬間攏了腦袋,就這樣?沒別的反應了?赤葦你真是太無趣了!!!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幫忙養什麼貓了!

沒錯,赤葦並不是木兔養的貓,而是某損友不得已而託付給他幫忙看顧著的。

依他的意思是:「雖然交給你我非~常的不放心,但你除了排球好像也沒什麼忙事,所以啊赤葦,抱歉要委屈你一個禮拜了,等研磨病好的差不多了就來接你。」

黑髮男人說完後安慰性的撫了撫微捲的貓毛,在得到黑貓的回應後才開車走了,去掉頻頻回頭的話。

「赤葦~」木兔叫著。

「赤葦啊~~」木兔攀在沙發邊緣叫著。

「赤~葦~~~」木兔躺在黑貓旁邊叫著。

像是受不了似的,黑貓終於抬起頭,正好對上金黃色的大眼,咕嚕的盯著讓他差點炸了毛。

黑貓不滿的一掌拍在木兔臉上。

木兔也不惱,照樣盯著黑貓狹長的眼睛,其實赤葦的眼睛並不是黑色的,而是深綠色的呢,真漂亮,木兔想。

為什麼會知道?

因為他在黑貓初來乍到之時就直接把他抱在眼前仔仔細細的審視了遍,結果換來手背上的一爪子。

想到這裡,木兔小心翼翼的移開臉上的爪子,從廚房端出他一開始就準備好的貓食,其實他本來就沒有讓赤葦餓肚子的打算,只是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罷了。

木兔把飯碗放在角落,「赤葦~吃飯了!」

看著黑貓吃著自己準備好的食物,木兔突然有種莫名的自豪感,這、難道就是當主人的感覺?!

哦哦哦哦哦!木兔莫名的興奮了起來,眼裡放光,不顧黑貓究竟吃完了沒有,又直接把貓抱了起來繞著原地轉,然後理所當然的又被撓了一爪子。

怎麼樣才能跟別人家的貓好好相處?在線等,急!!〒〒

tbc.
------------------------------------------------------------------------------------
失蹤人口回歸的突發腦洞www
一共有七章,不定期更新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2015文手總結

2015是非常意義重大的一年


2015初次辦帳號


2015第一次發文


2015第一個推薦


2015第一個喜歡


2015第一個回覆


2015第一個好評


2015第一個粉絲


每個都讓我欣喜若狂


2016會更努力!


【兔赤】聖誕禮物

正文

※傻白甜

※真.文筆不好請見諒

潔白的雪渲染了視野所及,如同那人純淨的靈魂,佔據了自己的一切。

梟谷的晨練不分季節,就算是寒冬,在練習結束之後,眾人身上都只剩一件薄薄的運動衫。 

甚至還有人嚷嚷著好熱!赤葦快來幫我搧風! 

然後喜聞樂見的被一句快要上課了,再不收拾又會被老師罰哦木兔さん,硬生生給回絕了。 

因此,體育館內出現了一隻塌著羽毛的貓頭鷹等著討拍拍。 

「嗨嗨~在回教室前先把你們的禮物通通交出來吧~」經理趁著大家準備離開時拿出一個麻布袋,說是要先幫禮物貼標籤。 

赤葦是倒數第二個把禮物放進去的,木兔躲躲藏藏說什麼就是不想讓赤葦看到他的,然後一個迅速把禮物甩進袋子裡,拽著他離開體育館。 

赤葦最終還是不知道木兔選了什麼當交換禮物。 

反正他又不是很在意...嗯。 

學校的課程在飄飛的雪花和下課時的吵鬧中度過,除了中午吃飯時木兔無視外頭的寒冷照常拉著赤葦要去天台讓他感到些許困擾外,其他都跟平時無異。 

噢,如果不提瀰漫在校園各個角落的聖誕節氣氛和木兔時不時的在耳邊喊著好期待交換禮物啊的無限自動循環播放音效,真的都與平時無異。 

看著比平時更加有活力的猛禽,赤葦無自覺的笑了。 

其實自己對節日並沒有什麼特殊感覺,那這次是為什麼呢?他竟然有點期待交換禮物的到來。 

果然是被氣氛所感染的吧,一定是。

時鐘指向3點,隨著放學鐘聲響起,他收拾好書包,等著那隻貓頭鷹飛來找自己。

「吶赤葦,你覺得他們會準備吃的嗎?」木兔興奮的一下掛在赤葦身上,一下又繞著他轉,彷彿一刻都靜不下來,往體育館的路上都是他的聲音。

赤葦少見的沒有吐槽他,而且偶爾還會應合個幾句。

這讓木兔狀態大好,直接體現在待會兒的練習中。

終於到了交換禮物時候,部活提早收工,眾人迫不及待的圍著禮物坐了下來。

「那誰要第一個抽籤~?」吃貨經理舉起抽籤用的袋子搖了搖。

「我、我先!當然是隊長先來!」木兔瞬間蹦噠到了經理們面前,伸手就往袋子裡一陣翻攪。

伴隨著一聲高昂的嘿─嘿──嘿───!,木兔抽出一張紙,上面寫著3號。

那是一個長方形的禮盒,很輕,搖了搖也沒聽見聲音,木兔本想再猜時敵不過眾人催促的目光拆開了包裝 ─── 一條灰白相間的領帶。

「哇~挺不錯的欸!」

「還滿適合的欸,真意外!」

「恭喜啊抽到一個好禮物呢~」

「感覺好貴,是誰送的啊?」

「給了木兔真是浪費啊嘖嘖~」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把自家隊長當成了路人。

「我都還沒說一句話欸!!!」木兔耍起小孩子脾氣的功力可是一等一的,嘟嘴跺腳樣樣來,好在大家都習慣了,紛紛安撫的誇了幾句了事。

「所以這個禮物是誰送的啊?」

「是我。」

梟谷全員的視線齊刷刷的看向稍微舉起手的赤葦。

「我認為學長們畢業後會用到,所以就買了。」

「學長跟們之間有停頓是我的錯覺?」

眾人沉默。

「哦哦哦哦哦!!謝謝你啊赤葦我會好好收藏的!!!」把赤葦抱個滿懷,木兔靠過來就是一個吻,似乎是覺得不夠,還想再繼續。

「不是應該好好使用的嗎木兔さん,還有這裡是公共場合,請你收斂點。 」赤葦躲過第二波攻勢,並伸手把過分靠近的臉推遠,順便緩緩臉上的熱度。

「有什麼關係…」木兔表示他一點都不在意身後那群被爆擊的單身狗們。

再來換副隊長抽籤了。

不同於木兔,赤葦把手伸進去後第一個碰到的紙片拿了出來,迅速不拖踏。

7號。

觀察力極高的二傳手沒有忽略那一瞬間木葉的狐狸臉露出一絲不同於平時的奸笑。

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是先做個心理準備吧。

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裡面裝著的是 ─── 杜O絲...而且還挺多的。

「噗!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誰?誰送的啊?!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實用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赤、赤葦要收下哦!不能丟哦哈哈哈哈哈!」

「嘿~木兔君你的臉很紅哦~在想什麼呢你哈哈哈!」

「我、才沒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咳!」

「木葉你笑的太誇張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輩們就這麼喜歡欺負後輩嗎?」

「當然啊哈哈哈!」

「難得有調戲赤葦的時候,當然要好好把握!」

兩位經理無奈的看著幼稚的男生們,等到吵鬧平息點後才繼續下一個抽籤。

木葉抽到的是白福送的手錶和一支超大的棒棒糖。

鷲尾則是猿杙送的護膝和一付UNO。

猿杙抽的是尾長送的耳機。

一連串正常到不行的禮物讓大家開始關注起自家主將送的東西。

小見抽到一盒巧克力。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另一位經理,只見她搖搖頭,表示我才不會送這麼普通的東西呢。

難不成是...「木兔さん?」,赤葦偏頭問。

「…啊───!我就真的不知道要送什麼啊!!」木兔突然瘋狂撓起自己的頭髮,然後放棄般的垮下肩膀。

突然而然的消極模式總讓人措手不及。

不管小見怎麼表示自己有多喜歡這個禮物,不管其他人怎麼誇讚禮物選的多好,木兔依舊沒有任何復活的跡象。

最後還是得赤葦出馬才讓他恢復生龍活虎的模樣。

隊友表示明明沒在練習為什麼總感覺特別累?

交換禮物最終以教練特別出資請吃大餐畫下完美句點(雖然教練不這麼覺得)。

「那明天見囉赤葦,晚安!」

「晚安,木兔さん。」

兩人在校門口道別,畢竟今天比較晚,木兔就沒陪赤葦走回家了。

回到家時已經過了9點,把自己和其他事情打理好後也就快要11點了。赤葦決定溫個書就睡,功課去學校再說。

就在這時───

叩叩!

窗戶那邊傳來聲音。

叩叩叩!

隨著敲擊聲愈發急促,赤葦不疾不徐的打開了窗戶。

「──驚喜!!」張揚的頭髮率先印入眼簾。

「那麼晚還以為是小偷呢。」赤葦淡定的說,完全不意外木兔的到來。

「好過分!好歹也說是聖誕老人啊赤葦!」木兔說著跳進了房間。

「才沒有那麼吵的聖誕老人。」趕緊把窗戶關上,外頭風冷。

「咕…那、那我就是聖誕老人送給赤葦的禮物!」 木兔挺起胸膛,那模樣就跟說我是全國最強時一樣自豪。

「……。」

「…呃──」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呢,雖然晚了一天。」赤葦淺淺的勾起嘴角道。

「……。」

「…木兔さん?」

「啊啊啊啊啊太可愛了給我適可而止啦赤葦!最喜歡你了!!!」

木兔猛撲過來緊抱著他就是一陣狂蹭,赤葦差點沒穩住身子,緩了下才伸手回抱他,「…我也喜歡木兔さん。」,他輕聲道。

這句話讓木兔非常高興,情不自禁的細細啄吻起來,而且比平時更加肆無忌憚。

伴隨著愈加麻癢的吻,在赤葦快要受不住時,木兔突然停了下來,並伸手越過他拿了某樣東西。

「吶、京治…」,刻意壓低的聲音刮過耳畔,直覺告訴他這個稱呼在這個時間點並不是什麼過於單純的甜蜜。

赤葦有不好的預感,逃走的想法瞬間萌生,然後在過了0.5秒後被果斷否定了。

這時候不能退縮。

於是他稍稍退後,直視眼前的戀人。

此時木兔的手裡正晃著木葉的交換禮物,亮恍恍的雙目瞬也不瞬的盯著自己。

赤葦抿緊唇,他有種自己會被生吞活剝的感覺。

他聽到木兔張口問:「可以嗎?」,語氣還不是一般的輕。

「如果我說不呢?」赤葦故意把問題推了回去,想著他應該會手足無措吧。

沒想到卻換來木兔一整個拉攏下來的腦袋和一段沉默,「好吧…」,他一邊奄奄的說一邊把手中的東西放回原處。

然後被赤葦的手阻止了。

「赤…葦?」低垂的頭讓他看不清赤葦此時的表情,單細胞的動作永遠快過思考,木兔直接用雙手把他的臉捧起來,然後當場愣住。

真是──!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生物啊啊啊──!!!

「赤葦你這樣我真的會忍不住哦!?」木兔改抓著他的肩膀,頭抵在肩窩,試圖壓下狂放的慾望。

「那乾脆不要忍算了…」,頭頂的聲音讓理智瞬間瓦解 。

「赤──!葦───!」木兔瞬間的爆發力把來不及反應的赤葦壓倒在床,溫熱的氣息直呼在身下人臉上。

「你自找的!」,這是赤葦把手環上木兔脖子後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晚上11點45分,現在是拆禮物的時間。

聖誕節快樂。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趕上了趕上了啊啊啊啊!(閉嘴)雖然到最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啥(跪)。
時間不夠燉肉,隨便湊合著看吧。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兔赤】聖誕禮物

楔子

※剛交往設定

※文筆不好請見諒

「哦哦!赤葦!!這個、這個不錯吧?」

「木兔さん請小聲一點,大家都在看。」說了等於沒說,赤葦直接伸手摀住噪音的根源,抽空瞄了眼那個『不錯』的東西。

然後無視某隻貓頭鷹極其委屈的眼神,迅速的把他從書店的成人區拖走,要是拿寫真集當禮物的話會被經理罵的吧…。

「請你選一個正常點的禮物」,赤葦說著卻發現木兔突然停了下來,「木兔さん?」

「赤葦難道都不會吃醋嗎?」

「蛤?」

「所、以、說!看到我送別人禮物赤葦難道都不會吃醋的嗎?!」木兔咋呼呼的鼓著臉,就跟小孩賭氣時一樣。

「木兔さん,」赤葦慢慢踱步到木兔面前,冷冰冰的手直接貼上鼓著的臉龐,「這只是排球部聖誕節例行的交換禮物罷了。」

「嗚啊啊!赤葦你的手好冰!」彷彿忘了剛才的糾結點,木兔不顧赤葦的反對,趕緊把自己的手套脫下給了赤葦,還拉著他抱了一會,最後傻笑著問:「不冷了吧?」

「不冷了。」赤葦不著痕跡的退開,拉拉發燙的耳根,心臟在狂跳,交往後的木兔跟平常一樣,反而是自己,愈發在意起旁人的目光。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為了他,自己應該更堅強才行。

「赤葦我們去那邊看看吧!」木兔握住他的手,笑容滿面。

「好的。」緊緊回握住眼前人的手,赤葦稍稍加快腳步,與他並行。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篇投稿就這樣交出來了啊…很短的片段,因為只是楔(腦)子(洞),正文會在聖誕節當天發(來的及的話)。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